您现在的位置:逻索门户网站综合人类命运共同体融通中国梦与世界梦

人类命运共同体融通中国梦与世界梦 教育

 作者:匿名 2019-11-19 10:47:47 阅读量:3898

作者: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所副所长

作为一个古老的文明、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在过去的70年里建立了世界上最独立、最完整的工业体系。今天,它的工业产值约占世界总量的四分之一,创造了人类工业革命的奇迹。根本原因是中国共产党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领导中国走上了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道路。不仅如此,自鸦片战争以来经历过工业文明惨痛失败的中国人再也不想错过数字革命,因此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非西方国家和非美国盟友引领人类工业4.0。因此,美国对华战略受到压制。但是,中国共产党人不要忘记,你们的首创精神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倡议和共同体已被联合国写入党章和相关决议,为解决人类问题提供了中国的解决方案和中国的智慧,正在重建“世界逻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它集中了人类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革命、社会革命、政治革命和文化革命的各个阶段。这是全球化的集中体现。进入一个新时代,中国对人类文明的解决方案——“一带一路”和中国的智慧——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将被提供,全球化的未来版本将被开启。

如何超越现代,从全球化的未来中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逻辑?

从伟大历史的角度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秉承“与时俱进、与时俱进”的理念,实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树立了文化信心、道路信心和制度信心。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树立全球化时代的理论信心;新时期,习近平主席的“一带一路”及其背后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真正实现了“来自中国,属于世界”和“来自历史,属于未来”的逻辑,体现了“亚洲的中国”、“世界的中国”和“未来的中国”。“一带一路”融合了中国梦和世界梦。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全球化和全球治理铸造灵魂,帮助中国从“传统中国”向“现代中国”和“全球中国”转变,与世界共享“四个自信”,实现命运的独立、共同命运和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议是自信和自我意识的表现。它提供了命运自主-命运和共同-命运共同体的三部曲,创造了一种开放、包容、包容、平衡和双赢的新型全球化,以及一种共享、建设和共享的新型全球治理。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三大使命

当美国和英国倡导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理念“世界是平的”和华盛顿共识破产时,中国提出了“世界是普遍的”——以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为核心的“一带一路”倡议。当反全球化的美英领导人提出“国家优先”并主张脱钩和脱离欧洲时,中国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community of human destinies),鼓励各国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在命运自主的基础上实现共同命运,最终形成命运共同体。

从长远和本质上来说,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议有三个主要使命:

一是回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不是恢复古代的方式——回到汉唐时代,不是超越美国——成为世界领袖,而是促进所有国家的共同复兴和文明的共同复兴,使所有国家都能成为自己,成为自己的人才。人类命运共同体诠释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中国梦与世界梦的融合。

第二个问题是回答“人类到底怎么了,世界将走向何方,我们该怎么办?”铸造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灵魂,独立地超越命运的中心边缘依赖体系,超越命运的相互依赖和共同超越,超越命运共同体的“经济依赖中国,安全依赖美国”的悖论,分裂经济全球化和政治本土化。

第三是回答我们的未来是否更好的问题。告别现代,走出西方,超越人类中心主义,从后天着眼,寻求人类价值观的最大共同点,促进人类文明的可持续发展,实现从文明交流、对话文明到共塑文明的飞跃,以应对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和万物的互联互通,引领人类文明的创新。

从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大国的崛起肯定会提出合作倡议和价值观,在未来引领世界。“一带一路”及其背后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承载着这一使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标志着中国已经彻底告别了近代以来利用中国体育走向西方、赶超西方的思维逻辑。从那以后,国际社会不仅抽象地谈论中国的崛起,还谈论“一带一路”。这立即将国际话语体系从近代的几百年延长到2000多年,从而解构了西方中心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超越了普遍价值观,倡导共同的人类价值观,旨在建设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和美丽的世界。公路旅行是真实的,世界是公开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已成为中国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和新型全球治理的核心理念。这已成为新时期习近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世界观。它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世界责任。

开放的对话打开了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门

德国波恩大学东亚系教授、著名汉学家沃尔夫冈·库宾(Wolfgang kubin)认为,中国是欧洲文明的“福气”,中国文化一直在为西方文化提供营养。然而,长期以来,西方人并不了解中国文化与世界文明对话的历史,更不用说中国文化对世界文明的影响了。公开对话为当今世界不同文化的融合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立打开了大门。

如何开启对话?一位西方学者曾经说过,也许人类冒险中最迷人的时刻是希腊文明、印度文明和中国文明相遇的时候。希腊哲学强调人与自然的关系,印度哲学强调人与上帝的关系,而中国哲学强调人与人的关系。

今天,这个迷人的时代是由“一带一路”倡议发起的,它再次融合了三大世界级文明——中国文明、伊斯兰文明和基督教文明,以文明的结合超越了文明的点,再现了21世纪古老的丝绸之路,将中国的“四大发明”通过阿拉伯传播到欧洲,融入了农业文明、游牧文明和海洋文明的氛围。因此,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也应实现人、自然和上帝的统一,包括科学逻辑、艺术逻辑和意识形态逻辑。

费孝通先生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美中之美,美与共同,世界是一体的。然而,如果我不觉得美丽,我该怎么办?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近年来哀叹道: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完全依赖他人的时代已经结束。我们欧洲人真的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

甚至德国,更不用说发展中国家了!当我们决定对话文明时,我们是否考虑他们是否有说话的能力?没有说话能力的文明怎么能被平等地包括在内以形成一个新的人类文明?这正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使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可以实现命运的自主——做我们自己,培养我们自己的才能。我们还可以通过建立一个相互联系的伙伴网络,建立一个命运共同体,倡导共同人类的新文明,来形成命运和共同命运之间的关系。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展示了人类社会的共同理想和美好追求

近代以来,中国一直致力于解决中国的问题:民族独立、国家繁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开始解决在中国出现的世界问题:市场经济和人民幸福;进入新时代,中国越来越致力于解决人类问题: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和美丽,这些共同构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五大支柱。

在世界形势正处于重大变革和转变的关键时刻,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突出了人类社会的共同理想和美好追求。在新的时代,他升华了中国传统的世界和谐的理念。他铸造了中国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外交目标的灵魂。他宣布了中国共产党为世界进步事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的第一意图,并推进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他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和积极的回应。

简而言之,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被发明的,而是被发现的。人们发现,现有的共同价值观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共同塑造着人类的共同价值观或未来的共同价值观。它不仅是一种对话文明,也是未来人类文明的塑造。过去的一切都是前言。过去的国际体系只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一个特例。它并没有否定过去。因此,这一持续的过程是一个动态和包容性的建设。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命题遵循三大逻辑。

习近平主席提出,面对全球化的逆转、民粹主义的盛行和新技术革命的迅速发展,人类的共同命运是回答“世界走向何方”这一根本问题。同时,他指出,“我提出一带一路要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命题遵循三大逻辑:

首先,历史逻辑:不要忘记人类的第一颗心。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没有水源的水,也不是没有根的木头。相反,它来自历史,包括古代、现代和当代历史,也是历史时代的提炼和升华。古代世界体系是多中心、多维的,各种国际体系和文明之间的联系是间歇性和不稳定的(如丝绸之路的历史所示)。因此,我们应该借鉴中国传统和谐文化与其他传统文化的融合,创造性地改造和创新发展,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就是说,我们不应该忘记我们的第一颗心。近代以来,国际体系实际上是一个中心——西方中心。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以国家主权国家为基本单位。我们应该坚持主权原则,但我们应该超越国家层面,包括欧洲主权转移的层面,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自近代以来,由工业革命和伟大的地理发现——人类世——形成的所谓人类中心主义应运而生。现在我们应该超越这一点,保护环境,把人类当作自然的一部分。因此,人类命运共同体来自古今中外的历史,但它也是对历史的继承和超越。

第二是时代的逻辑:回答时代的问题。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政治地方化、文化多样性和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民粹主义、反犹太主义等盛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各种文化的价值交流。它不仅发现、挖掘和塑造了人类共同的价值观,而且是解决人类问题的智慧和方法。时代的典型问题已经过去了。所谓经济全球化的相互依存更多地依赖于美国霸权,现在被特朗普用作武器。我们需要从相互依赖走向共同命运。这不是一种从属关系。没有中心,只有多中心网格。这应该在国内治理,特别是政党治理中实现,超越利益集团和选举政治,强调以人为本的理念,推动政党转型,这可以说是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塑。

第三,思维逻辑:从后天开始看明天。未来已经到来,但分布不均,人们的看法也不同。人类已经进入了工业革命的4.0门槛。人工智能,大数据,所有的东西都是相互联系和无处不在的,从最初的人性化自然到现在的人性化人类。人工智能是继狩猎社会、农耕社会、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之后的新一代社会形态。它的名字充分反映了科技创新导致社会变革的意义。习近平主席一再指出,公海、太空、互联网和极地等人类新领域不能重复过去的弱肉强食和零和游戏。我们谈论了很多人工智能,但是世界上将近一半的人不使用互联网,超过10亿人不使用电!当我们讨论人工智能时,他们担心被进一步边缘化,所以他们应该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者不能强,弱者不能弱。

相应地,不难理解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三个意义。一是超越传统的消极命运观,取得积极进步。二是超越对人类命运的消极看法,塑造社区。三是超越传统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理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的国际意义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世俗文明的终极关怀和文化意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意义在于,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张,所有国家的命运都应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不难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策含义:

首先,告别现代,走出西方。自近代以来,我们一直强调中学是为了身体,西学是为了使用,或者西学是为了身体,中学是为了使用。今天,人类命运共同体强调人是为了身体,世界是为了使用。人类命运共同体应该有三个体系:不同国家的传统文化、西方正统和马克思主义正统。这是一个综合的表达:东方和西方,北方和南方,古代和现代,中国和外国。

其次,它强调国际责任。西方经济学中有一个重要术语——“帕累托改进”。一些中国学者创造了一个新概念——“孔子改良”。“孔子修养”的水平更高,因为孔子说“一个人要建立自己的人,一个人要成就自己的人”,也就是说,一个人必须成功,让别人成功,一个人必须富有,别人必须以身作则。孔子的思想代表了中国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伟大目标的历史传承,也代表了中国的愿望。

第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意义还包括铸造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灵魂。我们应该强调包容性全球化,超越经济全球化和政治地方化的对立。西方全球治理并不要求谁来治理,但现在强调以人为本和人类治理。这要求原始的国际秩序超越当前的人类秩序。

“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了时代命题,旨在克服西方学术中科学是科学的一个分支的局限,创建一所研究自然和人、理解古今变迁、包容东西南北的大学。要超越科学思维,超越古今中外、东西南北的分界线,树立全人类、命运和共同体的观念,促进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大融合,促进各国传统文化的大融合,促进科学未来的大引导。

“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国际意义可以说承载着21世纪的“张载命题”:为世界构建一颗心,就是激活“和平合作、开放宽容、相互学习、互利共赢”的丝绸之路精神,创建以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探索21世纪人类共同的价值体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人民谋生就是鼓励各国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实现中国梦和各国梦的融合,共同实现世界梦。为了继续向过去学习,实现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发挥彼此文明和发展模式的精华,为中华文明和各种文明的共同复兴创造光明的前景。为所有世代开放和平就是促进人类的公平正义事业,创造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宽容、清洁和美丽”的世界,并在全球化时代实现“一个人人共享的世界”。

“一带一路”的核心理念是连通性,它促进了连通性伙伴全球网络的建设,并连接了世界的功能。因为人类的命运早已紧密相连,所以它积极地计划命运共同体,而不是被动地同甘共苦。这是“一带一路”的初衷,其目标是建设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和美丽的世界。

人类命运共同体已多次写入联合国相关决议,成为中国和全球研究的新时代。传统的西方学习有三大学科:第一,关于西方的古典学习——所有学科都是柏拉图的诠释;二是东方主义关于东方:埃及学、埃塞克斯、波斯、汉学;第三是人类文明的人类学——不文明的世界。总之,西方学习是关于“我-他者”的知识,后两者是“他者”,尤其人类学是文明的和歧视性的。超越人类中心主义的人类命运共产主义,是一个超越世界主义、古今中外、东西南北的大学问题。它开启了文明对话3.0的时代,引领人类文明从交流与对话向共同文明飞跃。

福建十一选五 上海十一选五 时时彩信誉平台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wmyzl.com 逻索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