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逻索门户网站文化香港街头歌声里的爱与温柔

香港街头歌声里的爱与温柔 教育

 作者:匿名 2019-11-13 10:06:42 阅读量:2661

新京报

9月18日,裕泰带了一个小凳子在尖沙咀码头静静地听歌。

街头歌手陈卿正在唱歌。他穿着西装和鞋子,皮鞋闪闪发光,打着红色亮片领结,头发梳得整整齐齐。

9月19日,在维多利亚港,街头歌手陈卿的朋友为歌迷演唱。

今天的西餐街车来来去去。在旺角「杀戮街」之前,这里是香港街头歌手的「圣地」。

歌手彭子嘉9月18日在尖沙咀码头为歌迷演唱。A10 a11摄影/新京报香港报道组

夜幕降临时,香港旺角街头的行人变得越来越忙碌,而卖松脆龙须的俞敏洪已经关闭了她的摊位。

她要去约会。

每周三晚上9: 30,70多岁的余泰和100多位朋友在维多利亚港的尖沙咀码头举行特别音乐会。

音乐会的主角是彭子嘉,一位被歌迷称为“街头女王”的歌手。她已经在街上唱歌3.5年了。她曾经在旺角西洋菜街——那是余泰成为粉丝的地方。去年下半年,由于西洋菜街禁止街头表演,她搬到维多利亚港的尖沙咀码头。

彭子嘉是一名音乐培训老师。每周三晚上,在完成当天的工作后,她将来到海边,在维多利亚港明亮的灯光下为歌迷们带来一场免费的音乐会。

在海湾的另一边,中央轮渡码头,陈卿和小米也在周末出来唱歌。

陈卿是一个矮胖丑陋的中年男人。女歌手小米有一双大眼睛和一张圆脸,但她在人群中绝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然而,在周末的街头,在粉丝的包围下,他们都成为了各自舞台上最耀眼的明星。

最近几个月,香港的骚乱持续不断,维多利亚港上空的歌声也受到影响。游客很少。一些歌手每晚只有三两个听众,但是他们的歌仍然在响。黄金时代遗留下来的金曲和优美、鼓舞人心、温柔的音乐仍然抚慰着香港人的心。

维多利亚港歌唱

“我在大声唱歌,你在轻声说话”——甄妮的《激情沙漠》

9月18日,一轮橙色满月低垂在夜空中。暴雨过后,夜空熊熊燃烧。灯火通明的中国银行大厦、国际金融中心、汇丰银行总部大楼和友邦摩天轮……将五颜六色的霓虹投射在海面上,形成了一个自然的宏伟舞台。

音乐会开始了。

彭子嘉身高1.75米,留着长发和披肩。他穿着浅绿色的长纱布衬衫看起来更高了。作为一名音乐老师,她擅长唱歌,而且她的风格悠扬。

开场是一首老歌,邓丽君的《走在人生的路上》。数百名歌迷以她柔和的声音围成一个圈,轻声合唱。

粉丝们早早来到这里等待。余太太拿来一个小凳子,放在4号和5号之间的立柱旁边。这是她的旧职位。她可以坐在前排,稳定地听这首歌。一些相对年轻的粉丝站在彭子嘉身后排成一排,随着曲调挥舞着手机灯,左右摇摆。一些人穿着印有“街头女王”字样的t恤。

“我喜欢你”,“我还有未竟的事业”,“倾听大海”...唱了几首温柔的老歌后,彭子嘉改变了调子。当“温暖的沙漠”的音乐响起时,她的声音变得响亮起来,她的歌迷们也欢欣鼓舞。每句话结束时,他们踮着脚跟彭子嘉喊“嘿”。

在街上唱歌的条件很差。码头的砾石地板上有一个音箱。彭子嘉拿着麦克风,在他面前架起三脚架。上面有一台用于选择歌曲的ipad。没有其他设备。然而,粉丝们包围了整个过程,贴上了彭子嘉的名字,积极互动,并不时送花。气氛可与一场著名的音乐会相媲美。

将近11点的时候,音乐结束了,彭子嘉唱了《友谊之光》,这是她每周三最后一首不会被雷声感动的歌。

在歌曲的结尾,彭子嘉告诉观众,“不管你是什么颜色或者来自哪里,你们都可以成为朋友。”两名停下来听了半个小时的印度游客上前拍照,称赞彭子嘉的表演“非常迷人”。

余太太给彭子嘉带了三盒自制蛋奶酥,彭子嘉从西餐街开始就喜欢吃。

在尖沙咀码头的部分地区,街头表演不能获得奖励。因此,彭子嘉的演唱是完全免费的。余太太用这种方式表达了她的感受。

演出结束后,粉丝们相互拥抱并道别。继彭子嘉街头表演几年后,粉丝们也成了朋友。

一年前,广东本地人林戈在直播平台上观看了彭子嘉的表演,并从此成为每周三演出的常客。

彭子嘉的摊位转移到尖沙咀码头后,林戈看到了裕泰的旅游困境,开始承担交通任务。在过去的一年里,林戈不得不开着一辆3小时的公交车从广东到裕泰的家,带她去看演出。

在他的七辆商务车里,粤语歌曲一路播放。音乐是他们之间的纽带。

相比之下,在中央轮渡码头,陈卿和小米的摊位要安静得多。在9月21日星期六晚上,几十个人大多数时候停下来听歌曲,至少只有一位数。

但他们仍在做重大准备。陈安迪穿着西装和皮鞋,配有闪亮的皮鞋和红色亮片领结。他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小米踩在银色蝴蝶结高跟鞋上,白底短裙凸显青春气息。表演了近3个小时后,歌手和歌迷们一个接一个地说再见,几个彻夜未眠的铁杆歌迷们一直在聊天,直到他们再次开始轻声歌唱。

9月21日,维多利亚港的夜色下,歌声迷人,歌迷们回家时,心都被歌声浸透了。同日晚上,元朗及屯门发生示威。暴力示威者放火、投掷燃烧弹、封锁道路并与警察对峙。最终,警察发射了催泪瓦斯,许多人被捕,道路陷入混乱。

西洋菜街过往事件

"过去有多少快乐的回忆,为什么不跟你一起去追寻呢?"张国荣的《风继续吹》

彭子嘉、陈安迪、小米和维多利亚港的大多数街头歌手都曾在旺角西洋菜街演唱。

旺角是香港乃至世界上最拥挤的地方之一。根据一项调查,2016年,香港市区人均开放空间为2.7平方米,而旺角不足0.6平方米。

为了纾缓交通挤塞及为市民提供更多公共空间,政府在2000年在旺角西洋菜街设立了一个“行人专用区”,禁止车辆在假期通行。这条街长数百米,距离旺角地铁站出口有三个街区。除了许多商店,两边还有许多旅馆和住宅。

行人专用区建立后,一些街头表演者陆续前来表演,包括魔术、杂耍、街头足球、表演艺术和唱歌——在地板上铺上喷漆布和麦克风,表演就可以开始了。

陈卿记得当时的情景,“数百人听着你唱歌,拍手,拍击时间,非常兴奋和满足。”

许多歌手都有自己的歌迷给的歌名。彭子嘉是“街头女王”,一位女歌手是“民间女王”。虽然陈安迪不太受欢迎,但他也被称为“舞台之王”。

在歌手和歌迷的眼里,这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唱歌需要很大的声音,许多粉丝会自带咸金橘来清嗓子和缓解喉咙痛。歌手在表演前只能吃很少东西,粉丝们会带各种零食。小米得了支气管炎后,粉丝们告诉她各种民间疗法,“这更好,小米你试试,那更好,小米你试试”,其他人把罗汉果水带到喜羊菜街,看着她喝。

然而,随着街头艺人的日益普及和增多,西洋菜街变得过于拥挤和嘈杂,引起了周围居民的不满。后来,区议员来到社区做民意调查,超过90%的居民要求关闭行人专用区。

政府终于在2018年8月4日决定关闭旺角一个名为“沙街”的有18年历史的行人专用区。

在旺角“杀街”后,彭子嘉决定休息一会儿,“然后接到太多电话”粉丝们不停地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会再出来唱歌。

他们不能离开她的歌。

街头歌手大多是中年和老年歌迷。香港导演钟杰曾经制作了一部关于香港街头歌手的纪录片。钟韦杰说,香港基层缺乏娱乐活动,特别是低收入老人,是“一群平时容易被忽视的人”,他们的生活非常单调。过去,油麻地仍有一些古老的卡拉ok酒吧可以唱歌。现在旧卡拉ok酒吧越来越少,许多老人无事可做。他告诉《新京报》,这些人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开始听歌曲,并在80年代经历了香港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当时流行音乐是公众最大的娱乐”。

余泰在龙须素摊位旁边的墙上挂了一个红色的小收音机,她做生意时会打开它。“我喜欢听张国荣和邓丽君”,这是她年轻时的歌曲。

60多岁的林晓峰(化名)在西洋菜街附近的一家廉价酒店做清洁工。她喜欢梅艳芳,但从来不愿意花几十万美元买演唱会门票。

每个周末西洋菜街都有表演。林晓峰甚至下班,从她位于深水的家走了40分钟去听这首歌。在这里,梅艳芳可以听“女人的花”、“我床脚的微光”和“我一生爱你一千次”。

最后,彭子嘉决定再次回到街上唱歌。在尝试了铜锣湾等几个地方后,她选择了中环和尖沙咀码头。这里没有住宅楼。她的歌声不会打扰居民。

其他歌手也走得很慢,粉丝们紧随其后。宋来到维多利亚港,在摩天轮下,在星光大道旁,在文化中心外,渐渐地,又开花了。

"舞台就是观众所在的地方。"

“即使道路崎岖不平,我也不怕被磨练。我希望我能体验生活中的痛苦和快乐——邓丽君的《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唱歌也给街头歌手带来安慰。

陈卿曾经是一名店员。为了腾出时间在晚上唱歌,他选择去医院做清洁杂务。为了赚钱,他还当过杂工,有时还看守停尸房。

起初,当他在街上唱歌时,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真正的歌手,“是那个能写歌、理解乐谱和演奏乐器的歌手”。但是当许多粉丝说,“来吧,你唱得好”,陈卿的自卑感就消失了一点。

他没有结婚,他的父母和祖父母都去世了。他的一个粉丝,一个80岁的祖父,在他害怕拥挤的时候,会搬一个小凳子坐在他面前,听他唱歌。

在歌唱间隙,陈卿会给爷爷带些水和饼干。"许多人认为他是我爷爷,但事实上他不是。"他只记得他爷爷。他感谢老人每个周末都来。他的公司或多或少弥补了亲戚的缺席。

在街头演唱之前,彭子嘉首次以j.o.y集团的身份亮相,并制作了一张专辑,但发展平平,在充满明星的香港音乐界没有自己的位置。偶尔会有表演,很少有人认识她。

去旺角唱歌之前,彭子嘉有点挣扎。他是一个词曲作者。他上街时会“降低分数”吗?

出乎意料的是,她第一次试着唱歌时,“唱得很好,一口气唱了十首歌”。观众的热情让她兴奋不已——他们会喊她的名字,和她一起唱歌。

在西洋菜街的几十个摊位中,彭子嘉是第一个有名牌的歌手。粉丝们还带来了荧光棒,好像他们已经到达了红磡体育馆,那曾经是她梦想的地方。

彭子嘉说起初她只想唱几个月,但歌迷的热情打动了她,“我觉得不好意思,为什么有人会在街上为我挥舞荧光棒而不怕害羞呢?”

街头表演开始前,小米换了工作。服务员、销售人员和秘书收入不多。现在,他在做会计,收入刚刚超过1万元。他正与香港的高价作斗争。

她来自平民家庭,母亲是家庭主妇,父亲是夜班出租车司机。她的工作很辛苦,收入也不高,不能让她和姐姐学习。因此,小米很早就开始工作了。

下班后,小米在香港的一个论坛上开了一家网上商店,出售一些日常用品。在非周末时段,小米会去酒吧野外唱歌,直到午夜。第二天,小米早早起床去上班,一天只能睡4个小时。

在巨大的压力下,晚上在街上唱歌已经成为小米调节情绪和缓解压力的出口。

在街上,小米受到粉丝的喜爱。他们没有直接给钱,而是严肃地把钱装在红包里,并在交接时握手以示尊重。

小米和陈安迪最忠实的粉丝是三兄弟姐妹,他们来参加每场演出。

9月21日晚,三个兄弟姐妹如期抵达。大哥有一张畸形的脸,二哥的背心和短裤布满皱纹,妹妹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和一个小布袋。

但是在这里,他们会奖励几乎每首歌。两个多小时以来,他们站在人群前,微笑着为歌手们欢呼。总是我姐姐站出来奖励我,有时她会带着娇羞和歌手一起唱歌。

我姐姐的演讲很无聊。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她经常被朋友欺负和责骂。陈卿立即坚持说,“这都是因为你太善良了。”

维多利亚港的夜空下,这些香港基层男女挤在一起取暖。不管是歌手还是歌迷,他们在歌曲中给予爱和温柔,在歌曲中获得尊重和温暖。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停止唱歌。"

“满怀希望,创造新时代,让这艘船永远温暖”——许冠杰的《同舟共济》

九月的第三个周末,陈卿在中央轮渡码头度过了街头表演三周年。

但是这个周年纪念日似乎很黯淡。

当他唱最后一首歌的时候,他面前只有四个听众,而今天晚上,只有十几个人在摊位的顶峰。

“当我第一次来到中环时,一次至少有20到30个人。最近几个月,香港一片混乱,游客减少,许多粉丝没有来。”在中央大街的一年表演中,陈卿说他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冷清的场景。"有一次,我们整晚都在给三个听众唱歌。"

最近几个月,彭子嘉不得不取消了几场演出。

除了星期三在尖沙咀码头外,彭子嘉每星期六都会在中环码头表演。但是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星期六经常有示威游行。彭子嘉担心粉丝的安全。如果时间地点有冲突,她只能取消演出。

有一次,粉丝们不得不找一家餐馆来听她唱歌,以确保安全。“但不是每个粉丝都有能力每周付钱,去餐馆吃饭,然后听歌曲,”彭子嘉希望,还能安全地在外面唱歌。

一位街头歌手说:“许多老年人也害怕地铁一停就会有人打人。”。

“我们最担心的是粉丝。”陈卿说,一些粉丝住在很远的地方,交通受损后无法回家。歌手们想了很多方法。有些人缩短了演出时间,有些人取消了周六前一天的演出。陈安迪以前在他的摊位旁有他最喜欢的“摇滚哥哥”和“情歌小龙女儿”。现在他们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为了安全起见,安迪·陈(Andy chan)改变了演出时间,将周日的演出移至周四。

当陈卿和小米表演时,他们遇到了路过的示威者。陈卿有点惊慌和好奇。“他们会来听我唱歌吗?”

他在唱《广阔的大海和广阔的天空》。出乎意料的是,一些示威者走上前来,一起静静地听着。"在那三分钟里,他们的脸很放松。"

小米当时站在一边,遇到示威者时,她通常会绕道而行。但是在那几分钟里,她看到了示威者和平的样子,一点也不害怕。“这是音乐的力量。”

“我认为他们和香港警方正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双方都需要听一些舒缓的音乐。”陈卿甚至想象有一天当他到达暴力冲突现场,示威者与警察对峙时,“我真的很想在他们中间唱歌,唱一些非常有活力的歌曲”。

“香港人为什么要打自己的人?为什么流血了?如果每个人都能停下来听听这些歌,那就太好了。”陈卿说,最近几个月的气氛让许多人感到不安。在表演中,他们会试着唱一些快乐而优美的歌曲。

彭子嘉也希望他的歌声能让这座城市振作起来。“我的力量很小。我的能力是成为一名歌手,唱歌并向城市传递一些积极的能量信息。”

两年前,她开通了一个直播平台账户,仅一个月就积累了10多万粉丝,其中大部分来自内地。令她惊讶的是,许多大陆同胞非常熟悉粤语歌曲。

在最近几个月的现场直播中,一些内地粉丝会问一些关于香港的情况,一些当地粉丝会站出来解释,“告诉他们不要太担心,香港还是很友好的。”在彭子嘉看来,在音乐世界里,每个人似乎都变得更加宽容,只是想分享那些美好的东西。

所有街头歌手都担心,如果情况继续发展,街头歌唱会像旺角的“杀街”一样停止。

陈卿说他不懂政治,只想唱得好。只有唱歌,这位80岁的祖父才能像以前一样每周陪伴他,只有唱歌,孤独的歌迷才能在周末有地方住。

小米今年30岁,非常爱她的男朋友。这两个年轻人一起努力工作,一起存钱,希望通过努力工作在未来过上更好的生活。我男朋友对大陆的发展非常乐观,考虑有一天去深圳寻找发展机会。

小米说,她会继续唱歌,直到她不能唱歌的那一天,因为她喜欢唱“爱就是希望”。

新京报香港报道组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500彩票 快中彩 pk拾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wmyzl.com 逻索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